当前位置:主页 > 韩国经济 > 正文

文在寅当选后韩国政府外交政策走向

2019-06-23 11:43:34 韩国经济 作者:知韩
---

【摘 要】2017年,韩国政治局面险象环生。截至朴槿惠,保守派在青瓦台已上任将近十年,多年传统保守的外交政策已经让韩国外交面临绝境:朝核问题日益严峻使朝鲜半岛危机加剧,对朝采取的严厉制裁更使南北双方关系恶化,“萨德”部署使得中韩关系一落千丈进入僵局,而美韩同盟也面临着诸多矛盾。同年5月,文在寅在外交困境的处境中当选韩国总统,作为进步派的共同民主党面对外交困境采取了与以往不同的政策,韩国政府外交关系呈现明显变化。韩国在一如既往重视“四强外交”的同时,创新提出了“新南方政策”与“新北方政策”,并一改对朝一味制裁举措,对朝尝试对话与合作。

【关键词】文在寅;四强外交;冬奥外交;新南方政策;新北方政策

在朴槿惠案之后,备受全国关注的韩国第19届选举于2017年5月举行共同民主党候选人以明显优势领先第二位自由党候选人,赢得选举。作为进步派的共同民主党,时隔十年之久高票进入青瓦台,势必会在外交层面采取与保守派的自由韩国党不同的政策。那么,在朝核危机严峻、南北关系僵化、美韩同盟内部矛盾、中韩关系断崖式下滑等外交困境和大为压缩的外交空间中,文在寅政府的外交走向如何令人关注。

文在寅总统上任后,提出了和之前保守派政府所施行的不同的对外理念,相比于以往,新政府的外交方向更倾向于“向外走”,即主动走出国门,拓展韩国的外交范围,尽量推动与更多国家关系多边化,使得韩国的外交格局更加完善与稳固;另一方面,在制定外交政策上,他倡导不仅要考虑整个朝鲜半岛的安定,也要突破东亚,作为责任共同体促进欧亚大陆的整体安定和平。可以看出,新政府的外交走向展现出更大程度的开放性和多边化。

但就总体而言,文在寅政府的外交政策并非颠覆式的,而是调整式。首先,文在寅政府仍然将“四强外交”摆在韩国外交的首要位置,其外交思路仍将维持美韩同盟作为基轴,致力于修复中韩关系、促使双边关系回暖,加强与日本战略合作并进一步协商纷争问题,更加注重拓展与俄建立经济合作关系。但与以往不同,新政府并不局限于着重发展与四国友好关系,而是在此基础上创新性提出以东南亚和印度为重心的“新南方政策”与以俄罗斯远东地区为核心的“新北方政策”。这是因为文在寅政府执政之前,韩国政府将四大国外交视为外交政策的核心,尤其注重与中美两国的关系。但是这种比较具有倾向性的外交政策也随之产生了相关弊端,在韩美围绕自贸协定产生矛盾、中韩因“萨德”问题认知产生纠纷后,韩国的经济也随之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因而与前政府单纯注重四大国外交不同的是,文在寅政府也将一定的关注度放在了四大国外交之外的国家,“新南方政策”与“新北方政策”便应运而生。在对朝关系方面,文在寅政府一改保守派政府执政时期的对朝强硬做法,采取了比较柔和的外交方针,并为与朝鲜开展对话不断创造条件,文在寅执政后,冬奥外交与韩朝首脑会晤是南北关系缓和的重大转折点。

一、维持:继续重视传统“四强外交”

1.1韩美关系

维持韩美同盟关系仍然是文在寅政府对美外交政策的主基调,韩国政府为自身安全考虑仍然坚持军事同盟关系,稳定并发展韩美关系仍是文在寅总统外交政策的总基石。文在寅政府上任后,也仍然延续往届韩美同盟是军事安全之保障的认识,但与朴槿惠后段时期政府不同,文在寅政府并没有将韩国的安全完全绑在美国身上,文在寅也声称虽然承认韩美同盟的重要地位,但仍然要对美国学会说“不”。韩美双方在朝鲜核问题、韩美自贸协定等敏感问题上表现出了观点的分歧。如对朝问题上,特朗普奉行对朝“极限施压”,与文在寅政府的对朝柔和政策区别甚大。特朗普政府的“朝鲜先停止核导再进行对话”与文在寅政府的“安全与经济分开”也存在冲突。可以看出,文在寅政府在对美关系上秉持维持同盟地位但同时追求一定自主的外交方针。

1.2中韩关系

由于“萨德”问题,中韩关系呈现断崖式下滑,中国作为韩国主要贸易国,中韩关系的恶化给韩国的经济造成了重创。因此,与中国缓和关系刻不容缓。文在寅政府上台后,一直为缓和中韩关系而努力。2017年5月,习近平与文在寅首次通话,在通话中,双方也深入交谈了两国关系。在之后的几次国际性会议上,韩国也表达了希望与中国恢复交流合作的意愿。虽然“萨德”部署一直牵制着中韩两国关系,但可以明显看出,与朴槿惠政府后半期相比,文在寅政府对双边关系的和缓采取了有效的外交政策。2017年年底,文在寅对中国进行了国事访问,对中韩两国的关系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在此次访问中,中韩两国就半岛和平稳定四项原则达成一致,即“决不允许半岛生战生乱;坚定坚持半岛无核化原则;通过对话与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朝鲜无核化等所有问题;韩朝关系改善有利于最终和平解决半岛问题。”

1.3韩日关系

文在寅执政以来,韩国的对日本采取的外交政策也有一定程度的调整与变化。首先,文在寅政府希望寻求多种方式与日合作,在文在寅执政一个多月的时间内,便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两次通电话交谈。但是在历史遗留问题方面,文在寅政府采取了较强硬的不妥协态度,明确表达了韩国所坚持的立场,尤其是针对慰安妇问题,文在寅政府多次表达了对日本政府所持态度的不满,并呼吁日方正视历史,而日方则对文在寅政府的这种态度极不满意,因此,韩日在安全领域合作发展的同时,复杂且不可逾越的历史问题仍然是两国间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

1.4韩俄关系

在对俄外交方面,文在寅政府非常重视与俄罗斯的经济合作领域。在开采西伯利亚资源、开发北极航道、铺设连通欧亚的韩朝俄跨境铁路、连接韩朝俄天然气管道等方面,文在寅政府均表现出寻求合作的友好态度。对于韩国而言,发展韩俄關系也是解决朝鲜核、导弹问题的途径之一。且在原合作关系的基础上,文在寅政府还特别推出了以俄罗斯为重心的“新北方政策”,试图与俄罗斯发展更为密切、深入的伙伴关系。

二、调整:对朝采取温和外交方针与冬奥外交

与李明博政府、朴槿惠政府时期对朝采取的强硬措施和一味的制裁手段,文在寅政府一脉相承了卢武铉政府的对朝方针,秉持对话与合作的态度,对朝调整政策,采取较为温和的外交方针。文在寅主张,对朝应推动无核化与构建和平体制同时进行;优先推进南北经济统合,形成统一市场,推动渐进的统一;在朝核问题顺利解决的情况下,打造在东海、西海、中部地区的新经济带;签署南北基本协定,实现新的南北关系制度化;改善朝鲜人权,推动离散家属相逢活动。总体而言,文在寅政府一方面是限制朝鲜继续核导行为,另一方面也致力于促进朝韩和解。新政府的对朝手段可以概括为制裁与对话同时进行。一方面,韩国与国际社会一并对朝鲜进行了多种制裁,而另一方面,新政府对朝并非只有制裁,而是希望通过对话解决问题、通过朝韩民间交流改善双边关系。其中值得一提的便是冬奥外交。在韩国主办的平昌冬奥会上,朝鲜、韩国两国代表团在开幕式上以“朝鲜半岛”的名义共同入场,手举朝鲜半岛的旗帜,传达了和平、友好、统一的信号。除此以外,朝韩两国还一同组建了女子冰球队参赛,这也是奥运会历史上的又一次重大突破。

在日渐回暖的趋势下,在2018年4月,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与韩国总统文在寅举行时隔11年后的朝韩首脑会晤。在这次会晤中,金正恩提到“不要像过去的11年一样白白浪费,让我们开始新的历史,共同繁荣,展望未来,携手共进。”文在寅说:“半岛迎来春天备受世人瞩目,韩朝人民、旅外同胞对我们的期待也很大,因此我们深感责任重大。朝鲜最高领导人首次跨越军事分界线的瞬间让板门店从分裂的象征转变为和平的象征。”《关于实现半岛和平、繁荣及统一的板门店宣言》是此次会晤的重大成果,包括了举行离散家属会面、共同推进将停战协定转换为和平协定等内容,对于朝韩双方都具有转折点的意义。虽然朝鲜半岛的局势尚不穩定,但可明显看出文在寅政府采取的对朝温和外交方针对于南北关系的缓和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三、创新:“新南方政策”与“新北方政策”

如前所述,新政府的外交走向展现出更大程度的开放性和多边化。文在寅政府针对这一点是提及到在重视传统外交关系、稳固与四大国关系的同时,将一部分资源投入之前所忽视的地区也是有必要的。“新南方政策”与“新北方政策”便是在这种思想下应运而生的。

3.1新南方政策

随着东盟国家经济体量的快速增加,东盟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地位日益凸显,韩国也同样关注到了东盟的活力。文在寅非常重视东盟,提出东盟与中、美有同等的重要性。事实上,萨德”问题后中国采取的抵制措施刺激韩国思考降低对华依赖的措施,而东盟作为一个新兴经济体吸引了韩国的目光。文在寅上台后,首次向东盟派遣特使以表示对东盟地区的重视。2017年11月,文在寅在访问印尼、越南和菲律宾等东盟国家时,以“韩国—东盟未来共同体倡议”为核心,首次较为系统地发表了新政府所提出的“新南方政策”,韩国政府意图以“新南方政策”为基础,加强加深与东盟国家的合作,从而将其外交关系提升至与四大国关系的相近水平,从而稳固其外交体系,更好地发展多边化。

新南方政策的具体思想可概括为构建“3P”共同体,即People(扩大两国间多层次的人员交流)、Prosperity(加强合作以实现共同繁荣)、Peace(通过安全合作助力亚洲和平)。新南方战略作为均衡外交战略的重要一环,对韩国开拓外交新天地,突破传统大国限制发挥着重要作用。

3.2新北方政策

“新北方政策”的目标地区主要包括俄罗斯远东、中国东三省、蒙古等亚欧大陆北方地区,其最重要伙伴是俄罗斯。近年来,俄罗斯、中国、蒙古的经济都有显著的发展,并且拥有较好的发展前景,正在成为具有极大潜力的新兴市场,韩国政府制定了针对欧亚大陆的“新北方政策”。9月初,文在寅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东方经济论坛上公布了“新北方政策”。该政策的核心是通过加强与北方地区国家的合作,利用半岛的地理位置,将其打造为东北亚经济的连接区,从而也可以达到缓和南北关系、推动南北经济合作的目的。由此可见,“新北方政策”不仅是韩国经济发展的一个有力支撑点,也是南北统一的助推器。

四、结语

由此可见,文在寅政府在维持前政府重视的“四强外交”的基础上做出了一定的调整,维持并发展韩美关系,并争取更多自主权;致力于中韩关系回暖,回归常态;加强韩日安全、经历领域的合作并高度重视历史遗留问题的解决;而韩俄关系的重点则更加偏向于经济领域。面对朝鲜半岛南北关系,文在寅政府也一改前政府强硬态势,采取缓和政策并取得了一些显著成果。且,重视均衡外交、跨越亚太地区外交的文在寅政府也创新提出了“新南方政策”与“新北方政策”,以促使韩国外交开拓新局面。总体而言,文在寅政府应对当前态势对前政府的外交政策做出了一定的改善,使韩国的外交领域突破僵局,重新具有了活力。

【参考文献】

[1]詹德斌.韩国外交新布局中的“新南方政策”评析[J].东北亚论坛,2018,27(03):59-73+128.

[2]薛力.文在寅政府“新北方政策”评析[J].世界知识,2018(09):73.

[3]凌胜利,黄冰.2017年韩国外交发展概况[J].当代韩国,2018(01):18-33.

[4]金新.文在寅执政下韩日关系的现状与前景[J].当代韩国,2017(03):20-24.

---
知韩网带你了解韩国的一切!
知韩网收录有效的韩国旅游攻略和韩国留学信息,以及韩国化妆品代购、韩中物流等信息。
【摘 要】2017年,韩国政治局面险象环生。截至朴槿惠,保守派在青瓦台已上任将近十年,多年传统保守的外交政策已经让韩国外交面临绝境:朝核问题日益严峻使朝鲜半岛危机加剧,对朝采取……

标签

友情链接